重拾快递哥的尊严请先转变劳动见识

ubg197 2016-06-24 01:51

(原标题:重拾快递哥的尊严请先转变劳动观念)

今年以来,各地陆续发生一些欺凌快递投递员的事件,这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遭人歧视,与其工作待遇低不无关系。

在金钱社会里,经济地位决定社会地位。像快递小哥劳动强度大、经济收入又不高,在一些人眼中好像是低人一等,因而被歧视。

但是,奇怪的是,在日本,下跪服务的快递员社会地位并不低,其中的原因值得人们深思。

在不少日本人看来,快递员有许多“萌点”,代表了日本社会曾经引为骄傲的辛劳、活力乃至繁荣、强盛。日本国内最大的快递公司之一佐川急便的快递员更是成为日本女性的“大众情人”,一些小姑娘甚至喊出“嫁人就嫁快递员”的口号,谓之“佐川萌”现象。

根据社会舆论调查,日本女性认为快递员的最大魅力是彬彬有礼,是恰到好处的笑容,一个鞠躬,一个微笑,一句“今天一切都好吗”的问候语,让人感到特别温暖,足够赢得女孩子们的芳心。同时,快递员装束整洁精干,扛着货物跑前跑后,是“风一般的男子”,精力充沛而有男性气概。

此外,日本快递员经济收入高、劳动强度低、市场份额集中、企业注意维护形象、实行跪式服务等,都是快递员受人尊重的原因。

反观中国快递员,鱼龙混杂,工作虽很辛苦,起早贪黑,但服务质量却不太高,暴力分拣,装卸野蛮,内鬼偷件,投递粗糙,为了快,骑着电瓶车到处乱闯,影响交通秩序,有时连必要的签名手续都不坚持,将快递随便扔。而衣着又不整洁,形象邋遢,于是遭人嫌弃。还有,快递公司一味剥削快递员的剩余价值,快递员劳动强度大,收入却不高,累死累活干了一个月,一般只有三五千元工资。

再从中国民众的劳动观念来说,社会大众普遍形成了追求工作稳定舒服、待遇又高的劳动价值观,对快递员这类工作不稳定、劳动强度大、工资待遇又不太高的职业不太看好,羡慕那些可投机取巧又能多拿钱的工作。

在这样的劳动价值观和实际工作状况下,快递员被歧视被凌辱也就不足为奇了。

日本民众对快递员的尊重,是对劳动创造世界的伟大的尊重,是对创造性劳动改变民族命运的神奇的尊重。

要重拾快递员的尊严,请从更新劳动观念做起。不仅是劳动无贵贱之分,更重要的是,劳动是一个民族崛起的根本动力。尊重快递小哥,就是尊重劳动价值观,就是尊重民族兴旺的源泉,就是尊重民族生存的未来。

因此,要提高快递员的社会待遇,一方面快递公司要加强对快递员的职业培训,提高其职业素养,让快递哥流动的服务成为快递业高质量的形象标志;另一方面,全社会要更新劳动价值观,回归越是辛劳的工作越是受人尊重的价值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