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闻界的耻辱(图)

ubg197 2016-06-10 18:55

《太平洋战争与日本新闻》,(日)前坂俊之著,晏英译,新星出版社2015年1月版,定价39.00元。

 


  《太平洋战争与日本新闻》,(日)前坂俊之著,晏英译,新星出版社2015年1月版,定价39.00元。

  “言论已死,国家终于灭亡。”回顾日本二战的历史,正是言论自由逐步被扼杀,新闻媒体充当了军国主义的传声筒,陷入了与事实相距甚远的虚伪、捏造和欺骗中,并最终导致亡国的历史。日本报业在明治宪政的体制下具有较高的自由度,但为什么在1931到1945年的军国主义时期会沦为政府和军部鼓吹战争的工具?新闻界是如何一步步屈从带有军国主义舆论压力而误导日本民众的?前坂俊之这本《太平洋战争与日本新闻》运用大量详实的历史史料,记录了日本新闻业这段不堪回首的历史。


  日本的新闻业、报业从来不是国家机构,新闻业之所以几乎全部沦为军国主义主要有许多方面的原因。一是日本报业借助战争而大发展,每一次日本对外战争都给报纸发行量带来巨大的提升,反对战争不仅会引来政府和军部的不满,也会惹怒国内“爱国主义”的民众。二是,政府出台了《报纸法》等言论管制的法律法规,一旦发现违反禁令的文字将被审查部门禁止发行,每一次禁止发行都将造成报社的巨大损失,政府和军部还会利用利益关系恐吓广告主不要刊登报纸广告,彻底断绝报社的收入来源。

  即使是处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但当时仍有少部分坚持自己良心和新闻理想的从业者。《福冈日日新闻》的主编菊竹六鼓大胆揭露真相、批判军部。菊竹的底气来自清贫,他以“新闻记者以清贫为荣”、“新闻记者必须比裁判官(法官)还清白”为信条。他认为“报纸本来就负有评论的使命,正如这样的场合(指五一五政变)更应该充分披沥其抱负,完成文章报国的大业。”这也是中国传统士大夫坚持的“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精神。

  王绍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