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亿《云中君与大司命》:水墨变幻动感仙境

ubg197 2016-06-07 21:02

傅抱石《云中君和大司命》,1954 年作

  镜心设色纸本,114×315 cm

  题识:云中君和大司命。一九五四年九月据屈原今译试写,傅抱石。

  傅抱石《云中君和大司命》,1954 年作   镜心设色纸本,114×315 cm   题识:云中君和大司命。一九五四年九月据屈原今译试写,傅抱石。

  昨夜的朋友圈,大概已被《云中君与大司命》中的那位娟秀的盛装少女刷屏了吧。这位掌管风雨雷电的云神——云中君在傅抱石先生的画笔下脱离了神的威严和凝重,成为一枚充满温情和生活气息的少女。这幅画作被称之为“一百年来最重要的中国画”,是傅抱石于1954年所作,在6月4日晚以2亿元落槌。

《云中君与大司命》局部

《云中君与大司命》局部

  画风极具浪漫主义情怀,从而不得不让人们联想到李白在《梦游天姥吟留别》中的诗句:“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飘然的仙界犹如身临其境,仿佛可以感受到仙人在云中的气势,隐约听到“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的巨大声响。“虎鼓瑟兮鸾回车”是李白想像中的仙人阵势,是说老虎弹奏着琴瑟,鸾鸟驾着车。正如《云中君与大司命》画面中,男神女神都驾驭着龙车从云雾中翩翩而来,令观者充分体会出两位人物仙气十足。傅抱石先大片渲染出混沌的墨气,制造出一种神秘幻化的效果,风雨的物象衬托出云中君仙人特质,幻化出“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的动感仙境。

《云中君与大司命》局部

《云中君与大司命》局部

  按照郭沫若的说法,云中君和大司命是一对恋人,所以傅抱石把两者集中在同一幅画面上,把神作为也有人性的男女来讴歌,充满了浪漫主义想象。一位书画研究者说:“在古代绘画中,从未出现过云中君和大司命放在一个场景中的情形,‘谈恋爱’就更不可思议了”。也正因为如此,《云中君与大司命》题材显得尤为珍贵。

  这幅画作是傅抱石根据郭沫若《屈原赋今译》的内容,以屈原《九歌》中云中君与大司命两位神话人物为题的创作,它不仅是傅抱石一生中最为重要的人物画,更在近代美术史中有着极其重要的位置。算起来,傅抱石与屈原可谓缘份不浅。1921年,17岁的傅抱石为了贴补家用,课余帮人刻章赚钱,并易名为“抱石”,自号“抱石斋主人”。这里的“抱石”两字可能是取自司马迁《史纪•屈原列传》之“(屈原)抱石自投汩罗”。1935年5月,“傅抱石金石书画展”在日本东京银座松坂屋举行,其中三枚印章的内容是取自屈原的诗句,更是印证了傅抱石对屈原作品的钟爱。

  傅抱石将以往《九歌》题材中的“云神”云中君画成曼妙女子,而在古代创作中,云中君均为男性。除了云中君,抱石先生笔下的女子都十分的俊美,并带有仙气。傅抱石的画意蕴深邃,章法新颖,善用浓墨,渲染等法,把水、 墨、彩融合一体,达到翁郁淋漓,气势磅礴的效果。

傅抱石《湘夫人》

傅抱石《湘夫人》

傅抱石《巴山夜雨》

傅抱石《巴山夜雨》

傅抱石《琵琶行》

傅抱石《琵琶行》

傅抱石《山鬼》

傅抱石《山鬼》

傅抱石《湘君涉江图》

傅抱石《湘君涉江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