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长生:天马行中原 水墨润九洲

ubg197 2016-11-13 08:46

张长生,1958年生,著名艺术家,国度一级美术师,清美艺术创作研究会副会长,中国紫光阁艺术家协会副主席,北京中原诗联书画院副研究员,著名国脉大写意书画家。说起张长生的艺术人生,10个字可以归纳综合——“天马行中原,水墨润九州”。

耳濡目染,个性自由

张长生出生在辽宁阜新一个书香之家,8岁时开始跟爷爷学书法,很小就受到他的绘画与刺绣的熏陶,受抵家庭艺术气氛的影响,自小对绘画出格痴迷。青年时代,张长生独身前往江南水乡浙江专修绘画。两年间,除了夯实画功外,他的专注点大多会合在对意境的触摸及魂魄的贯通上。“先学昔人,后看今人,扎实基本,才气画好中国画”。找到了路子,张长生孜孜不倦地尽力着。很快,他就发明中国画有着悠久的汗青,无数先辈画家创作了大量有表示力和布满思想内在的作品,年青画家要有所打破,实属不易。要让读画的人惊艳,没有一颗奇特的魂灵是没有步伐办到的。张长生有意释放着个性的自由,用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热情通报着心田对世界的感悟。他说,“美是一种感受,审美有差异的尺度,但物无常态,却备常理。作画也切合这一原则,有时画的是感受、是意境、是灵魂。”

峰回路转,水到渠成

1976年,18岁的张长生“下乡”被分派到内蒙古放马,这反倒成为他艺术创作的一个转折点。因为这期间,他对马发生了一种非凡的情感。为了捕获马在瞬间揭示的俊朗美、空隙感,在给马喂草料、草原上放牧时,他都拿着画夹,近间隔打仗它们,随时随地记录下马的神态和体姿。有时候,他盯着一匹马几分钟不眨眼,看马儿肌肉线条的细微变革,然后再一一地记录下来,这样的积聚的和记录,张长生只是凭本能和喜爱,一直在僵持,直到2009的一天,张长生突然发生创作激动,刚一落笔,画纸上就呈现一个雷同弯曲的鬃毛形象。张长生说,他最初的想法是画《罗汉图》,先画罗汉的下颚部门,谁知刚寥寥几笔,他的创作灵感峰回路转,抉择将淤积在心里多日的情愫迸发出来,那就是画让他魂牵梦绕,且有异样情怀的宽广草原上疾驰的骏马。如此,创作激动一发不行收拾。从9时一直画到14时,《百骏图》终于新鲜出炉。

墨有精力,笔富糊口

《百骏图》一经展出,好评如潮,这幅全长18米的泼墨写意画派头浩荡,灵性十足,着墨轻重缓急有序,泼墨趁热打铁,全卷条理感极强。图中飞跃的骏马泼墨或浓或淡,把马之无拘个性,坚强之魂揭示得极尽描述,卧马自由自在,轻松中透着慵懒,偶然一匹深思的孤马渐渐而至,姿态百异,但驰中有序,静中有情,编织出一曲自然的狂舞曲和奔驰着的交响乐。

从《百骏图》开始,张长生一发不行收拾,接连创作了《罗汉图》《高原魂》《百鸡图》《雄鹰图》,取法自然,通过自然界人和动物的举止、形态的公道移植,他的作品到达了“神态不反复、行动变革多”。颠末几年潜心作画,张长生已经画有长卷作品50余幅。张长生画作获得今世著名画家崔如琢、杨彦、史国良、王非、余润德等的指点与好评,在中欧艺术家原创佳构展上,作品《十八罗汉长卷》被卢浮宫首席代表杜干及毕加索门生遗孀盛赞“中国国画的魂灵之作”,其作品被《中国保藏》《人民艺术家》《中国文化报》《财智精英》等报刊杂志登载。他说,这不是终点,才方才是个起点。为了打破本身,为了寻找让他魂牵梦绕的“画魂”,他到清华大学美院读研究生,并顺利结业,今朝,海内画长卷的人不多,性格倔强的张长生说,本身必然恪守这块阵地,并创作更多表示中国文化博大博识的作品,有朝一日,他将把中国的长卷引向世界,让更多的人浸润在中国画水墨的神韵傍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