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双簧”忽悠游客,日本黑心免税店为何专宰

ubg197 2017-06-11 14:43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近年来,赴日旅游成为国人海外游的热点,伴随着日本马桶盖被爆买的新闻,国人到日本旅游其实就是去购物的印象也在新闻媒体的不断报道中不断被做实。确实,购物已经成为国人去日本旅游的重要目的之一。原因当然是日本的产品“质量好”,就冲这一点,很多人就愿意掏钱为“质量好”买单,可是让国人万万没想到的是,纵然不远万里去日本花钱消费,我们还是遭遇到了消费陷阱,而且是专门为中国人量身定制的消费陷阱。

多为中国人开设,专向观光游客开放,并非正规“免税店

  据网易消息,日本免税店也分为两种,机场、港口常见的免税店是免关税(duty-free),免除了直接带出国外使用的商品的关税。而在市区的免消费税(free-tax)店中,外国游客只要出示护照,证明自己在日本居住不满半年、或在日本之外生活超过两年,就可以享受免除商品中消费税的优惠。

  在日本开设这种“免税店”的门槛并不高,普通商家向税务部门申请,就可以给外国游客提供“免税服务”,目前全日本已有超过一万家商店提供“免税服务”。

  日本并不存在所谓“国营免税店”,中国游客遭遇的“黑心免税店”主要集中在东京、大阪等热门旅游城市,由来自中国港澳台地区、大陆、韩国以及在日华侨华人,以合作、合资等方式开设,并专门针对中国来的低价旅游团,采取不正当营销手段

  媒体曝光的东京新宿的两家免税店A&S(Alexander&Sun)和JTC,正是中国旅行团勾结免税店、痛宰游客的典型代表。

  A&S免税店前身叫做“钻石免税店”,曾被爆出其逃税丑闻。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2012年2月8日,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以涉嫌违反《企业所得税法》为由,起诉了东京都新宿区“钻石免税店”的美国籍经营者邹积人、其父台湾人邹本善。

  邹本善在福冈县经营一家同名但独立结算的免税店,两家店也作为企业法人被起诉。起诉书称,邹积人通过增报费用等方式隐瞒了2009财年的约3.17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472.6万元)收入,逃税9500万日元。其父邹本善则涉嫌隐瞒2007年所得约1.3亿日元,逃税3900万日元。

  据特搜部介绍,两家店铺所属的“钻石免税店”集团主要向来自中国大陆等地游客销售免税商品。2013年,卷土重来的邹本善将“钻石免税店”更名为“A&S免税店”,继续接待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

中国导游忽悠游客以5倍高价买保健品

  据媒体曝光,中国游客在A&S购买了大量日本生产的保健品,同样来自中国的导购告诉他们,这些保健品在日本非常流行,并现身说法其功效显著。出于对异乡同胞和日本制造的无条件信任,他们义无反顾的买下了“神药”

  A&S免税店向中国游客兜售的高价保健品,“第一酵素”、“纳豆精”等固然是日本制造,也确实是合格产品,但属于A&S从小工厂定制的“高端产品”。

  以酵素产品为例,日本市场上普通的酵素产品通常从1千日元到4千日元不等,而A&S免税店售卖的“第一酵素”200g标价23000日元。其销售商“第一药品”与日本著名医药工厂“第一制药”仅一字之差,生产商日本酵素株式会社(NIHON KOSO CO)比正规酵素公司日本酵素药品株式会社(NIHON KOHSO YAKUHIN CO)的罗马音也仅少了一个“h”,而A&S免税店则是这一特殊定制酵素产品唯一的销售渠道。

  其次,中国游客最终愿意掏钱,还是相信了导游“价格高疗效好”的说辞,但在日本,保健食品压根儿不属于药品,即使是门槛最高的“特定保健用食品”,也需要外包装上标明“不属于药品”。

  而且根据日本《药事法》,严禁销售保健品时,暗示有治病功效。商品外壳上标注的“药局专卖”,也并非中国人理解的“只有药店才能卖的药品”。日本普通药店不仅销售常规药品,同样销售保健机能食品。

  日本药局或商店里的保健机能食品包括三种特定保健用食品、营养机能食品和健康食品,采取不同的审批许可方式和分类监督管理的模式。

  第一类特定保健用食品的审核最为严格,需要经过厚生劳动省的个别许可,需要动物或人体实验报告为佐证,在食品的外包装上也会清楚标明成份及功效,例如抗衰老食品、抗肿瘤食品等。

  第二类营养机能食品需在包装的醒目位置明确标示所属种类,甚至还要注明没有够上厚生劳动省的“特保食品”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