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大阪夺下”的日剧《烟霞》(组图)

ubg197 2017-06-11 21:37

仲夏的日剧也不都是激情的爱恋或者家族的牵绊,它还可以是一场看似慵懒随性却又险象环生的夺宝大冒险。WOW电视台在夏季档推出的《烟霞~Gold

 



  仲夏的日剧也不都是激情的爱恋或者家族的牵绊,它还可以是一场看似慵懒随性却又险象环生的夺宝大冒险。WOW电视台在夏季档推出的《烟霞~Gold Rush》虽然只有短短的四集,但要说上半年有一部日剧能让人过目不忘的话,可能就非它莫属了。

  《烟霞》的故事改编自推理作家,同时也是日本文学直木奖的获奖者黑川博行的同名原著。其实在今年初,黑川的另外一部作品《破门》也被改成了电视剧,并由北村一辉主演。但和《破门》开门见山的硬汉热血不同,《烟霞》的开头节奏舒缓,语带慵懒,还充斥着不少日式的无厘头kuso。

  故事的男女主角是大阪一所私立女子高中的非正式美术老师熊谷透(森山未来 饰)和与他同病相怜的同校音乐老师正木菜穗子(高畑充希 饰)。作为“零时工”的他们虽然干着和正式老师一样多的活,但工资却刚刚超过正式老师的一半,每天要担心的除了温饱还有一屁股的债。

  有一天,他们并不怎么喜欢的体育老师小山田突然把他们偷偷地拉到一边,告诉他们自己正在进行一项针对学校校董的造反计划。小山田的手中不知怎么地拿到了校董贪污的证据。他打算在校董出差的路上截住他,并用证据要挟校董从而让他给予升职的承诺。

  在稍微犹豫了一下之后,熊谷和菜穗子爽快地加入了小山田的计划。可是他们却慢慢发现本来的谈判变成了绑架,而绑架又衍生成了一桩四亿日元的黄金大案。原来帮助校董贪污的助理箕轮因为拿到的报酬不够心生不满,于是策划了这起行动以便把校董的钱全部转换成黄金后偷偷转入自己的名下。

  但是,随着烟雾渐渐散开,我们发现在箕轮的背后好像还有另外的猎手正看着蝉和螳螂。而吊儿郎当的熊谷和菜穗子也完全被卷入了他们根本就没料想到的“完美风暴”之中。

作为一部黑色电影(Film

 



  作为一部黑色电影(Film noir)风格的电视剧,《烟霞》成功地把握住了这类影视作品最重要的两个元素——爵士和城市。

  《烟霞》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爵士风。不仅因为全剧不管是BGM还是OP或ED都用了爵士音乐,更因为电视剧自身的慵懒和随性与爵士乐异曲同工。在人物设定上,男女主人公都是游离在社会边缘的失意者,他们行事的标准完全是自己的好恶而不是社会的规范。

  而在剧情上,虽然《烟霞》有着推理小说的外壳,但内部却是自成一派的松散。故事的节奏有时缓慢不前,有时又让人目不暇接。虽然最后男女主角揭开了谜底,但他们的旅程好像并不是奔着那个而去的。相反的,整个故事是在主角不断的吃吃喝喝以及漫不经心的化险为夷中走向最后的帷幕。

  而另一方面,作为《烟霞》故事背景的大阪也是这部电视剧不可或缺的灵魂。其实WOW电视台也主动地拿大阪作为卖点之一。不仅电视剧在宣传时突出了主演是“全关西阵容”(片中演员的关西腔也真是近两年日剧中最自然不造作的),而在海报上更是打出了“把大阪夺下”的口号。

  现实中的大阪似乎也真的符合黑色电影的特质。本来作为“民都”可以和作为“帝都”的东京一较高下的大阪在错失了几次发展机会之后在“地方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不管是市内南北的贫富差距,还是城市的规划与设计,都使得大阪和东京相比给人留下一种混乱的印象。

  《烟霞》也强调了大阪的这一点。最好的一个证明是,当其他日剧一拍到大阪的时候总是自动带入通天阁的时候(比如《半泽直树》),《烟霞》中唯一出现的大阪地标则是在舞洲的垃圾处理场。竣工于1956年的通天塔是工商业处于澎湃发展中的上升期的大阪,而舞洲的垃圾处理厂虽然因为外表设计得如同童话城堡一般而闻名,但它本身却是大阪在20世纪末为了申办奥运会而修建的。当然最后的结果是奥运会一直没来,但项目本身却花了一大笔钱。

  可是这样的大阪却有一样日本其他地方没有的东西,那就是大阪人。乐观直爽的关西人总是看到事情好的一面,当然在面对逆境的时候也总是不会退缩。就像剧中的男女主角一样,他们会凭借自己天生(且略诡异)的幽默感直视困难,勇往直前。在最后一话中,男女主角穿过大阪黑暗且狭窄的街道,终于来到大阪湾边,他们以舞洲垃圾场为背景深情拥吻。而这可能也是原作者和导演对于大阪城市本身的一种隐喻。